club的主人公是释放了真我男篮世界杯集团

人真的会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么?
片子一开始John便自己说出他不善于与他人交往,然而这真的是真实的他么?显然不是,他也想有个人一起谈心,一起交流,于是——或许是下意识——查尔斯,在他的脑海里诞生了。于是当他失意时,查尔斯鼓励他;当他被惠乐实验室接受时,查尔斯为他雀跃。
这让我想起Fight club中的主人公和泰勒,不过又有一些不一样,Fight
club中泰勒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虚幻,而是主人公在真我和表我之间纠缠不清,泰勒是主人公真我的释放,他的真我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时,在一旁静静看着的表我或许已经被忘记脑海的很深的角落里;而当表我被现实的情景所吓醒时,真我便悄悄地离开了他。而这部片子的查尔斯,我认为是John的一个精神依靠,是他希望被人了解,被人接受的产物。同样的,接下来的两个人帕契,玛茜也是他不同时期的不同心灵寄托。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用的人,自己能对国家做出了不起的贡献,这样的想法如此强烈,于是帕契出现了,于是他在自己的幻想中完成了一项又一项的任务。玛茜则是他责任心和同情心的表现。
这些就是他的心灵,一个想与别人交流,想为国家做贡献,想关心别人,帮助别人的美丽心灵。然而他的心灵是美丽的,但他却把它藏在了自己的脑海深处,他的封闭使他陷入虚幻的世界而不能自拔,以致被送入疯人院。
后来的他,在妻子和朋友的鼓励下,终于走出了虚幻,查尔斯,帕契,玛茜,这几个他曾经的心灵寄托,虽然并没有消失,但已经渐渐被遗忘——因为他已经不再需要他们,因为他已经学会与他人交流,学会为国家做实事,学会关心别人。如果说Fight
club的主人公是释放了真我,那John则是释放了自己的心灵。
我认为这部片子的主旨并不是鼓励我们去做研究或是希望我们自己强不息,而是告诉我们,不要封闭自己的心灵,要敢于向人们喊:“Hey,
that is my
mind!”,同时自己也不断洗涤自己的心灵,这样,一个人才能变得更真实,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