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儿还未满六岁

  第二天到了该上学的时候了,得让他起床了。平日里让他起床是件让人头痛的事,非让你喊破喉咙叫上好几回不可,谁知今天只轻轻唤了一声,他就一咕噜坐了起来。用他那胖嘟嘟的小手揉了揉惺忪的小眼睛,蹙着眉头嘟噜着小嘴说:“爸爸啊,爸爸啊,你别跟妈妈吵了,你们别吵了,跟妈妈好吧,我害怕”。小儿祈求似的眼巴巴地看着我。

  小孩是天真的,是单纯的。快乐时他会欢欣雀跃,生气时他会蹙眉噘嘴,伤心时他会哇哇大哭,小孩的这种天性往往可以给人最深的感动。

  深夜这场楚汉对弈仍未休战。她那方居然摔起了东西。那当儿我也很气恼,坚决置之不理,按兵不动,以察动态。

  小孩的心是善良的,他可能永远是属于弱者一面的。支楞了半天,见他妈妈仍然在床上哭个不歇,就小心翼翼的,怯生生地爬到他妈妈身边,仰着小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妈妈,轻轻地拨弄着他妈妈的腿,嗲声嗲气地叫着:“妈妈,妈妈,我瞌睡,我们睡觉吧”。“睡你的觉去”!他妈也够狠心的,凶凶的甩给他这一句。(平日里她不是这样的,可宠小儿了)。小儿被吓得缩回了手,两眼噙着莹莹泪光,唯唯诺诺地又爬回了自己的床上,蜷缩在被窝里,再也不敢言语了,也不知他在什么时候重入梦乡。一夜里,他被窝里好似生了许多跳蚤,翻来覆去的,总觉得他睡得的不踏实。

  前些天,我们夫妻俩为一件家庭琐事争吵起来,是很厉害的那一种。一贯喜欢迟睡晚起的小儿,自知情势不妙,乖巧的很。吃了晚餐,就自个儿拿来拖鞋,洗了脚,不声不响地趴上床,钻进了被窝里。

  看着小儿可怜可爱的小模样,我心头涌起了一阵暖流??——他那幼小的心灵何时也把爸爸妈妈装得满满一怀,何时也懂得为人担忧了。“去他妈的,不和那臭三八闹了”。我被小儿深深地感动了,嘴角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这一句。小儿听了我的话又钻进了被窝,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的小儿还未满六岁,在家是个捣蛋分子。作业要赶着做,饭要追着吃,一天总要嚷着要这要那好几回,其要求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凡一切好事必先己后人,完全是一副小独裁者的形象。可是这小家伙生性是个“咯咯鸟”、
“乐天派”,总让人和他气不来,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吗,我算是拿他没辙了。没想到这个捣蛋分子也有让我被他感动的时候。

  小儿被“咣当”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他那灵动的小眼睛,或儿歪着头看看他妈妈,或儿又斜着脑袋瞧瞧我,像只受惊的小鹿,不知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