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杯信息可存在电话里的通讯录

  浩是我的挚友,提起他,我心中便会油然升起一股浓浓的敬意。浩的妻子不能生育,香香是浩三十年前,从医院保温箱里抱养的被遗弃的早产儿。香香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遇到了浩及其夫人这对善良的养父母,不但竭尽所能,保有了她的生命,还给了她一个温温暖暖的家。

  从把香香抱养过来的那一刻开始,浩和他的妻子,可谓耗尽了心血,付出了他们的全部!那几年,香香身边离不开人,浩的妻子,只好每天不离左右地守护着。平时以及术后的营养,还有大笔大笔的手术费用,更让这个家庭雪上加霜。

  “喂,叶子,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哈”,我正美美的陶醉在回忆里呢,电话那端传来了浩兴奋的声音:

  浩,是我一起工作了几十年的同事、挚友、知己。他是个真诚、善良,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的正直的人,我非常敬重他。

  由衷地祝福香香,健康!快乐!幸福!

  父母的爱是无私的,是伟大的!而养父母的爱,同样,不,应该用“更加”才确切,更加无私!更加伟大!浩,这对平凡且伟大的养父母,为了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病女孩,付出了常人难以承受之苦、之难、之重,甚至、甚至已经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可我们,不但没从他们嘴里,听到哪怕半句放弃或抱怨的话,相反,我们每次去探望,浩都如数家珍般夸奖道:

  曾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劝说浩,放弃这个根本“养不活”的病孩子吧,可浩的一席话,常常令劝说他的人,泪流满面,浩总是说:“就算沿街乞讨也要救哇,这是一条小生命,是我的宝贝女儿呀!”没有华丽的辞藻,却让在场的每个人,一次次为其动容啊……

  香香从小就体弱多病,不能和正常孩子一样到外面玩耍。否则,不是脸色煞白,大汗淋淋的捂着胸口大口喘息,就是毫无征兆地昏死过去了。每次,都把浩夫妻俩吓得抱起她就往医院跑。那几年,我们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香香又在哪儿、哪儿住院了。咳,真难为他们俩夫妻了啊。

  “你们快看看,快看看我宝贝女儿又长高了吧?还有啊,你们再仔细看看,这红红润润的小脸蛋,像极了小天使,是不是”……

  后来,经过多方检查,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在香香八岁那年,首次做了心脏塔桥手术,过了大约十年,又做了第二次手术。

  记得当年,我们对浩抱养这么一个病怏怏的早产孩儿,都很不理解,也曾极力劝阻过。“就算要抱养,也要抱养一个健康的孩子呀!”这是我们这些好朋友,当时对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哇,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我大声地祝贺道。“恭喜你啦,浩,恭喜你的宝贝女儿,终于要出嫁了,真替你开心哈!”

  “哈,这样啊,我说呢。我还以为你这个大作家,光顾着‘恋’字了,把我这个几十年的好朋友,都给忘了呢?哈哈!”电话里传来浩爽朗的笑声。

  “喂,您好!哪位呀?”

  “怎么可能啊?怎么会?”我嘴上这样说着,脑海里,却早已浮现出了,我们一起工作时的一幕幕:

  “香香的婚礼日期定了,是八月六号。我们六号早七点就得出发去吉林市,叶子,你可要早点儿来啊。”

  “哦!是浩呀。真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啊!我电话前两天丢了,虽然重新办理了补卡,保住了现在这个号,可存在电话里的通讯录,都没了。”我连忙解释着。

  (作者 吉林长春 叶淑华)

  那时候,每到季度总结或年底的表彰大会,浩和其他先进个人的材料,都由我来完成,而我的先进材料,就理所当然的由浩来执笔了。每年,我们都能捧回好几个大红的荣誉证书。哈,想想那时的我们,年轻气盛,工作起来你追我赶的,真带劲啊……

  “怎么?还哪位呀?我是浩啊。叶子,你怎么连我的电话都不记得了?”电话那端,好朋友浩笑嗔着。

美洲杯信息,  记得那时候,我经常在公司或局里举办的各种征文大赛中获奖,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些文学功底。因此,公司里“组织上报材料”的工作,几乎都落在了我头上。而浩,则在我们部门主管人事工作,他是个踏实、肯干,一丝不苟的人,是个典型的先进个人代表。

  那天傍晚,我正在厨房忙着洗菜、做饭呢,忽然,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我连忙跑出来,一把抓起了电话:

  由衷地祝福浩及他的妻子,好人必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