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看了福尔摩斯美洲杯集团

赞!

——————

终于看了福尔摩斯,很不错的电影,音乐和场景都不错,奥斯卡配乐和艺术指导两个提名名至实归。
 
有说电影离原著太远的,虽说整体剧情与原著无关,但与原著相关的细节很多,盖里奇大约也是福尔摩斯的粉丝,熟读原著对看这个电影大有帮助,类似于看致敬或恶搞类电影时回味原作的快感。
美洲杯集团, 
例如:
 
福尔摩斯的动作场面:看上去福尔摩斯不该是动作片,其实福尔摩斯很能打,在《血字的研究》中华生列出的福尔摩斯技能list里面就提到福尔摩斯“善使棍棒,也精于刀剑拳术”;在《归来记》里提到福尔摩斯是用“日本式摔跤”把莫里亚蒂教授摔到悬崖下面去的。
 
福尔摩斯与地下拳赛:《四签名》里福尔摩斯曾跟那个死掉的双胞胎的看门人说,“你不记得四年以前在爱里森场子里为你举行拳赛,和你打过三个回合的那个业余拳赛员吗?”。而对方的回答是:“是不是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我的老天!我怎么会认不出来呢?与其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您干脆给我下颏底下来上您那拿手的一拳,那我早就认得您是谁啦!”说福尔摩斯经常去打黑拳,也不算离谱。
 
福尔摩斯的易容术:电影开头的乞丐显然是福尔摩斯假扮的,华生的评价是福尔摩斯的演技是全英国一流的。福尔摩斯曾在《最后一案》中扮演一个意大利教士,在《归来记》里扮演一个收藏旧书的老头,在《歪唇男人》案里扮演鸦片烟鬼,不过他在《波西米亚丑闻》里的化妆曾被艾琳艾德勒识破,而艾琳化妆成一个男子却骗过了福尔摩斯。
 
在屋子里开枪:福尔摩斯的这个习惯在《马斯格雷夫礼典》里提到过:“福尔摩斯一时兴之所至,便坐在一把扶手椅中,用他那手枪和一百匣子弹,以维多利亚女王的爱国主义精神,用弹痕把对面墙上装饰得星罗棋布”
 
福尔摩斯的生活习惯:《马斯格雷夫礼典》开头部分也许是福尔摩斯和华生屋子场景的来源。原著中提到福尔摩斯“生活习惯却杂乱无章”,“房里经常塞满了化学药品和罪犯的遗物”,“每日与小提琴和书籍为伍,除了从沙发到桌旁以外几乎一动也不动”。至于华生,原著提到他有“放荡不羁的性情”,一个放荡不羁的家伙嗜好赌博,也不是什么怪事。另外,原著里提到福尔摩斯有注射可卡因的习惯,不过这个场景加进去的话电影分级大约就要有问题了。
 
女主角:女主角无疑是原著里最聪明高尚的女人艾琳艾德勒与最阴险狡诈的女人伊莎多拉克莱因的合体。另外《波西米亚丑闻》中福尔摩斯曾得到了一张艾琳艾德勒的照片,这张照片在电影里出现在了福尔摩斯的桌上。
 
金表:从怀表上找到当铺从而找到死者的地址,这个金表推论照搬了《四签名》里对华生金表的研究。
 
另外华生的未婚妻玛丽确实是个家庭教师,而福尔摩斯与家庭教师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电影末尾莫里亚蒂教授出场了,显然是等着拍续集。莫里亚蒂教授是个数学家兼物理学家,著有《小行星力学》,这样的人拿着机器上的零件做出什么东东来是完全符合逻辑的。同时有理由相信续集里莫里亚蒂教授的得力助手,英国最优秀的射手莫兰上校该会登场并承担动作戏份,在《空屋》里面福尔摩斯和华生两个人合力才制服了莫兰上校,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