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评书大师单田芳 | 让我们再听一次

原标题:缅怀评书大师单田芳 | 让我们再听一次“下回分解”

图片 1

艺术上,他是中国当代极具代表性的评书大师,“单田芳评书”早已成为一种文化符号;

人生中,他在大历史、大时代之下谱写了一段传奇,从童年阶段便开始饱经风霜,经历过骨肉分离、家庭裂变之困。艰苦的人生磨难也为他坚韧刚强的评书表演风格提供了创作基础。

著名评书大师单田芳于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

图片 2

图片 3

单田芳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图片 4

单田芳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

从广播到电视,从电视到广播

单田芳评书的影响,不仅仅是为几代人留下了一种声音的记忆,更主要的是,因为他,评书在一度衰落的时候又能再度繁荣,在电视媒体霸权的时代,评书仍通过广播媒体传到千家万户,让这门艺术扎根在广大老百姓的心中。

图片 5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单田芳先生曾经为陕西电视台录制过一套电视评书,这是评书艺术第一次走向电视,从此,评书开始大规模走向电视。在很多评书演员看来,电视是介乎茶馆和广播之间的一个平台,虽然没有现场观众,但是表演的时候可以声情并茂,对演员进入到角色中有很好的帮助。在90年代早期的时候,很多电视台都有评书节目。在这期间,单田芳仅仅录制了一部广播评书《林则徐》,其余的都是电视评书。

图片 6

1995年,单田芳来北京给北京电视台录制评书,一个朋友跟他说:“您家住鞍山,北京、江西、内蒙古各地跑,还不如在北京呆下呢。”那时候单先生录评书,都是电视台点名,所以他就会在全国跑来跑去的,如果能成立一个公司,专门给他录评书节目,一方面不会全国各地“往返跑”,一方面还能带来更多收益。于是,在几个朋友的撺掇下,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公司就成立了!单田芳录制电视评书也开始与大家见面!

图片 7

单老离开了,但是那些脍炙人口的短句,依然在人世间流传**!**

style=”font-size: 16px;”>“道光十八年冬,北京的气候异常寒冷,吐口唾沫都能摔成八瓣儿,刚淌出来的眼泪会冻出冰条……”

style=”font-size: 16px;”>说到元顺帝统治国家时的现状:“自他登基以来,荒淫无道,不理政事,大兴土木,兴建宫室,巧立名目,增捐加税。各地官吏乘机敲诈百姓,勒索民财,敲骨吸髓,如狼似虎。老百姓被逼得家破人亡,苦不可言。”

style=”font-size: 16px;”>“久闻大名,如雷贯耳,皓月当空,今日相见,三生有幸。”

style=”font-size: 16px;”>“眼角眉梢带着千层的杀气,身前身后是百步的威风。”

style=”font-size: 16px;”>“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钱是惹祸根苗,气是雷烟火炮。”

style=”font-size: 16px;”>“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style=”font-size: 16px;”>“夕乎间轻声丧命,打新春两世为人。”

style=”font-size: 16px;”>“横跳江河竖跳海,万丈高楼脚下踩。”

style=”font-size: 16px;”>“人逢喜事精神爽,闷来愁肠盹睡多。”

“大人办大事,大笔写大字。”

以下内容摘自豆瓣话题

#人间再无单田芳#

@青

8年前的一个雪夜,我在公司通宵画图,没什么想听的音乐,就随便找了一部评书,乱世枭雄,一听就入迷了。此后的好几年时间我得了一种每晚不听单田芳睡不着觉的病。

当年我新婚之夜都在听童林传。

后来他的书听完了,好长一段时间不适应,听其他人的总是听不出那种感觉。

@鼹鼠的土豆

小时候每天晚上全家人一起听收音机里单老师讲评书,这个声音代表着团聚。

@吃鸡废物minami

我爱听相声,小时候也听评书,都是受我爸的影响。不知道我爸知道这个消息没有,知道了也许会感伤吧。

@秋阴

生有涯,生也无涯。一直与外婆同在的童年声音,终究在秋声里消散了,感慨系之,不予消亡。

@PirateQ

小时候我很爱听评书,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醒,就为了听单田芳的评书广播,听半个小时,再睡一会,然后起来上学。想来应该算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怀念听评书的日子,也怀念那个小小的每天守着收音机的我。谢谢单老先生。

@More.

这些年死了那些公众人物,从没发过广播悼念,直到看到他死的新闻,心中一沉。

大概是因为陪伴的缘故。

从学生时代练画,一直到后来开始工作,做摄影后期每日调片,那些枯燥却不用动脑的工作,因为听着他的故事而显得有趣起来。后来他没出过新书,我也听个不得零了,就再也没听过。

先前看到新闻,感觉就像从小邻居家见证了我成长的爷爷突然走掉的那种心情——虽然平时不曾想到过他,但一瞬间那些年岁的记忆片段,那些练画的夜晚、那些修片的日子涌上心头。

越想越难过。

@Victoria

小时候跟着爷爷听单老的评书,后来爸爸每晚必听。虽然后来去外地读书以后再也没听过,但一直是儿时不可缺少的回忆。希望老艺术家一路走好。阿弥陀佛。

@索布里

小学,住奶奶家。中午吃完饭,奶奶在厨房洗碗,我和爷爷对面坐客厅,俩人都不说话,都听,窗台上的小收音机,评书讲故事。爷爷一边拿牙签整理口腔一边听。我就是纯发懵,脑子里根据听到的情节发挥着有限的想象力。窗台上的鱼缸,正沐浴阳光。小鱼儿也安静听。

@張南皮

用声音給了一个江湖。

先生我们山水处再见。

@温言

我的小学初中时代都是听单田芳的评书度过的。

最开始是爷爷种的草,因为他白内障,越来越看不了书和电视,就在书房里翻来覆去听单田芳。

开始不是很喜欢沙哑的嗓音,慢慢我也能听出来他独特的味道。

爷爷已经离开了近二十年,听到单田芳去世的新闻,恍惚间又回到了他那间有些昏暗的书房。

@李四

单田芳大俗大雅,当得起人民艺术家。

@松萝

最喜欢白眉大侠徐良,长得丑有什么关系,人生是可以逆袭的。喜欢没有鼻子的房叔安,一说话就拉笛儿,嗡嗡嗡,世人道他丑八怪,绿林人喊他叛徒,他管徐良叫干爹,徐良知道他心底还有份善,武功奇差,打擂却不输,因为随机应变,因为他“冒坏水”。都和童年一起,随着单田芳走远了~

@榨菜配白粥

小时候我经常拿爷爷的收音机听单爷爷讲评书,虽然一些故事情节都淡忘了,但是单爷爷的声音是如何都不会忘的。再也没有“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了。我的童年也一去不复返了。

人间再无单田芳,下回何人来分解?

愿单老先生一路走好。

图片 8

编辑|程硕男

监制:王韩 终审:蔚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