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杯科技比如有个非常明确的悲情身世。

    这部戏满足了悬疑样板戏的标准要素:

   1
plot法则一,故事拆成几段讲,正常的观影顺序,悬疑的故事就没有什么亮点了,分成几段可以模糊观众视线

   2 plot法则二,双线叙事,真实的故事和虚拟的故事没有明确的界限。

   3 figure法则,一定要有开了金手指的反派
,必须是背景模糊的邪典人物。这是很多悬疑片的黄金套路,失去了这个设定,戏就演不下去了。如果背景叙述充分,比如有个非常明确的悲情身世,就会变成中二日本漫画,美国大片不爱搞这一套,很多人才信服于反派的智商和魅力。这点非常重要,比如诺兰的黑暗骑士第二部就比第三部评价高。因为小丑背景不可知,但是贝恩和那个女的叫啥来着是有悲情身世的。

   4
trick法则,无数细节剧透,既有影像的,也有语言的,适合考据癖和细节控。一如侦探小说里的提示描写,只有看到凶手后倒回去才恍然大悟。

    悬疑剧最关键的部分,是警察必须愚蠢加无能,要换上我们的人民公安,排查法就能灭掉你,绝对不会给你当传说的机会。

    其实我不爱这种正义被邪恶打败的电影,但是它毕竟最大限度地利用光影创造了悬疑的氛围,虽然很多都是障眼法,悬疑电影的模板教材,非要讲出个什么精神境界来就没什么意思了。

   不过身为中国人,我爱的叙事模式还是单田芳说书,背景人物情节都跟你讲得一清二楚,但你还是觉得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