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片子能不能成为经典。

    95年出片时,凯文·史派西默默无闻,说好听点也就混个脸熟。但是,金子就是金子,哪怕被**掩埋,也早晚会发光。你看《非常嫌犯》里坐在警长办公室里的史派西,眼神里透出的从容不迫、胸有成竹和蓄势待发,多么能够体现出史派西现实中的状态啊——厚积薄发势如破竹,以此片中的出色表演,一举拿下奥斯卡最佳男配。自此星途坦荡,世纪末之际更是拿下最佳男主角,功成名就。

    新世纪里再看《非常嫌疑犯》,谁还能忽略了凯文·史派西,不瞒各位,我就是冲着他看这部片子的。从一开始就知道此人不可小觑,从他开始环视那个办公室时我就知道他心怀鬼胎,最后发现就是他就是他,他就是那个终极坏蛋!于是我不仅感叹,《非常嫌疑犯》对于我来说,是否还存在着当年对观众的那般吸引力。

    此片被IMDB评选为15周年15佳片之一,从这个殊荣来说,本是当得起经典二字的。但我不禁想,仅仅12年过后我看此片,已然觉得魅力不如想象,再过12年,我们被各种各样的电影喂饱以后,究竟还能称什么样的影片为经典呢?

    一部片子能不能成为经典,有的时候也不在片子本身。很多时候演员及导演的个人魅力,很可能会阻碍影片本身的前途。不能否认此片制作很精致,复古风格的配乐、剪辑、慢镜等等,但影片最出彩的地方,还是剧情设置。谁想时过境迁,这种模式已经深入人心:大恶若愚,也是一种满足人心理的模式——我们这些个凡人一个个都像凯文·史派西在《美国美人》里的中年危机男一样不显眼,可你看就是这张脸,他也是很奸猾的恶人。

    我们通过电影领会到故事和画面,电影还原了一些我们永不可能亲历的场景,我们也通过电影释放内心里最逍遥的犯罪带来的快感,有的时候这种快感,甚至来自好几部由一个出色的演员串起来的影片。所以,借用台湾相声《东厂仅一位》里的套话,我不禁要问,到底是演员成就了电影,还是电影成就了演员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