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LA警察与海关警察的对话里可以知道。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第二遍看完《非常嫌疑犯》后,心中便默念起《红楼梦》里的这句话。
    很诧异没看过这部电影,但当看完第一遍后,有点凌乱了,其实所谓看悬疑片,必然是带着怀疑的眼光来看的,不得不对每个情节、每句对白提出质疑,是否是编剧在给我下套?答案真的如此简单?因此整个观影过程,大脑好像被凯文·史派西这厮拽来扯去,最后来了个360度大回旋给甩上了天,思维逻辑仿佛坐了一回过山车……
    五人团伙里其他四个人是否真实存在?为什么kint在已经豁免的情况下还要接受海关警察的问询?以及kint在复述整个故事的过程中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呢?这几个问题或许基本能解答大部分电影中的疑问。
     首先,我觉得五人组里的四个人(McManus、Fenster、Todd Hockney、But
Keaton)是真实存在的。首先我们需要界定电影里哪一部分是真实的,可以简单的说,有那几个警察出现的及他们可能亲眼看到或听到的场景是真实的,剩下的由kint说出来的可能是假的。这样我们可以肯定,五个人被拉去问询这事儿应该是真的,而且监狱里的对话应该也是真的,因为整个电影基本都是kint在絮絮叨叨的讲话,他需要在故事里编进虚假的信息来迷惑警察,进而让他们得到错误的结论,但kint无法确定他们监狱的对话是否被偷听,所有他肯定是按实情来说的。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得出结论,大boss
Keyser
Soze在假装小混混kint时无意间被带去问询,认识了以上四个有能力有胆识有需求的人,此时Keyser心中萌生了借刀杀人除掉那个可以揭露他老底的线人的计划。于是整个故事就这样从凯文史派西的嘴里开始了……
     从LA警察与海关警察的对话里可以知道,kint很有背景,刚被抓进来不久便通过各方关系获得了豁免,完全可以不用搭理海关警察的问询,但是他还是同意了!因为这里面有一个意外,那就是昨晚的大火拼后活了一个匈牙利人,身为神通广大的Keyser
Soze应该是知道这个消息,但他不确认那个匈牙利人到底知道多少,所以他愿意冒险跟海关警察聊一聊,进而从警察那里了解更多的信息。果不其然,当海关警冲进办公室质问他谁是Keyser
Soze时,kint明白接下来的故事该怎么编了!
    由上面两个问题,我们已经知道这个故事发生的原因(kint借刀杀人除掉线人),kint忽悠海关警察编故事的原因(了解幸存者情况以及误导警察怀疑对象)。基于以上两个原因,再来看kint所说的故事,就比较容易分别其中的真真假假了。真正的骗子不会给你编一个天马行空的故事,而是在已有事实的基础上偷换某些小细节,一步一步引导对方得出一个自以为聪明绝顶的结论,kint也是这么做的。在警察从匈牙利人那里知道Keyser
Soze之前,kint尽力在把Keaton描述成一个情深意浓、机智沉稳、老谋深算的人,让人觉得Keaton才是整个事件的主脑,而kint利用身体残疾这个显而易见的缺点将自己隐藏成一个小喽啰的角色,给警察的心理埋下对Keaton怀疑的种子,并忽视自己的存在。在这里我们其实不了解Keaton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真的那么爱他的律师女友,是否真的掌控着前两次的抢劫计划,我们只需要知道kint为了把怀疑转移到Keaton身上,不遗余力的塑造了他的形象。为了掩盖除掉线人的计划,他先编出了毒品交易的故事,但幸存的匈牙利人破坏了他的这个故事,kint只好将计就计编起了Keyser
Soze的故事,由于之前的伏笔,警察很容易的联想到Keaton就是Keyser
Soze,这正中的了kint的下怀,伴随的凯文·史派西唯唯诺诺、泣不成声、自怨自艾的演技把整个电影推向一个高潮,海关警察通过自己的推理自以为碾压了kint这个小鼠辈,自我感觉好到爆棚,于是不再犹豫的放走了kint。
    结尾处Keyser
Soze的肖像传真以及海关警察通过墙上信息恍然明白整个骗局的情节,只不过是电影为了点醒观众并让观众深层思考的一个小技巧,让你不再相信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陷入无限的混乱思考里……
    在电影最后,凯文·史派西伴随着各种回忆的声音脚步逐渐由跛足变为正常,逐渐由鼠辈变为Keyser
Soze,不禁让人感叹唏嘘,这一切仿佛就在那厮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