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作者卡波特知道奥黛丽·赫本将会是《蒂凡尼的早餐》女主角的时候。

        作者卡波特知道奥黛丽·赫本将会是《蒂凡尼的早餐》女主角的时候,非常不高兴。村上春树在序中这样形容这种不高兴:“郝莉身上那种惊世骇俗的奔放,对性的开放,以及纯洁的放荡感,这位女星都不具备。”
        
        《蒂凡尼的早餐》这本小说我读过很多次,每当读到“纯洁的放荡感”这个词的时候,脑中浮现的都是同一个女生的面容。
        
        她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关系很好。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的她频繁地更换男朋友,频繁到什么程度呢?放寒假前她会发自内心的高兴:“我要回家见我男朋友了!”,收假以后和她聊起却是:“分了,现在我和谁谁谁在一起”。她好像也对忠诚没有概念,同时穿梭于多段不同关系之中对她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有时上课无聊,我会问她:“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她一般会放下正在玩的手机,忽闪着大眼睛,无辜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啊”。
        
        后来读大学,她去了杭州,有时候回成都我们会一起吃个饭聊一聊。不变的是她更换男朋友的频率,变的是她更美更迷人了。追她的人充斥着各种权贵二代,但她总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有些人也会给你讲同样的事情,但你大概只需要用两秒钟就能辨别,这是个“冒牌货”,假。而在我看来,她是一种真诚的漫不经心,也许是她演技太高明,但我看到的只有真诚。大学四年,她维持着和一个家庭不那么显赫的男孩的异地恋关系,当然其间依然与很多追求者不清不楚。问得多了,她总是会说:“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还是更喜欢他”

        她选择男朋友的点也很奇怪,一般人不外乎就是潘驴邓小闲。貌似潘安吧,但她男朋友从来都是不是很帅;驴大行货吧,当然这点我不知道;富比邓通吧,很有钱的小开她也不是没交过,但这段关系的生命期,即使是相对于她的标准,仍然很短;善于做小吧,也不是,据她描述她喜欢的男生都比较大男人主义;有空有闲吧,都异地了,还怎么有闲来陪她?

        后来我明白了,她可能是看感觉,哎,在这个时代讲感觉,真是任性。即使她对感情本身非常依赖,但又从来不想表现出这种依赖感。仿佛这样的话就如同脑门上写着三个字:笨女人。

        客观说来,她的行为肯定属于放荡,当不忠和出轨成为一个人生活常态的时候,不是放荡又是什么呢?但这放荡感又是那么纯洁,如果一直深究,得到的将是一种类似“对人与人之间感情的绝望”和“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生观。
        
        她是我印象中最接近郝莉身上那种"纯洁的放荡感"的人。
        
        她25岁了,还是那么迷人,我从来没有问过她“你幸福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大概会侵犯到她的人生态度。